關於部落格
新版介面測試中
  • 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熱門標籤
夏日冰紛祭
這夏玩哪裡
夏午茶時光
天空部落
露營
台北美食
溫泉
輕旅行
六合夜市
彰化
高雄
士林夜市
日本
火鍋
宜蘭
台中
台南
苗栗

小百岳記行-加里山登山記

庄鹿場是苗21公路的終點,苗21公路雖短,但沿途的風景卻很漂亮,如神仙谷、石壁等,最後到鹿場,並分歧出兩條產業道路,一條通往風美瀑布,另一條則通到加里山。加里山是苗栗的母親山,也是南庄一帶山勢最高的山,海拔2220公尺的高度及山勢挺拔獨立,使得此山從新竹、頭份、台中縣、三灣、南庄及竹南一帶,在天氣好時,都可以輕易指認,然而登山難度不低,再加上登山口也比較遠,因此被歸為中級山,難度相較於鵝公髻山、神桌山、仙山、大窩山等高上許多。


登山筆記
  由於加里山的登山難度較高,因此先在網路上查詢相關資料,不過因為自己對這座山也不熟,所以此次登山差點就功敗垂成,尤其救援樁號第九號後段經假山頭至山頂的這段路,都是陡坡及拉繩,挑戰著山友的毅志力。
  鹿場的登山口海拔高度為1350公尺,山上有松柏山莊、一葉蘭農場及其他的民宿可供過夜,甚至可以在登山口附近的停車場紮營過夜,第二天的清晨起登加里山及哈堪尼山等,而業者可能會收取一些費用,不過當天將車停在停車場並沒有被收費。從鹿場到加里山登山口道路極陡,要注意車況,否則車子可能會出問題。當天到停車場時,有山友的車子就冒煙了,還好處理得宜,不過後來他們也沒有登頂。

  在登山口前,附有登山地圖,上面標示有往哈堪尼山及加里山的登山路線,亦有山友縱走哈堪尼山及加里山,完成一個大O型的路線。

  加里山登山步道離停車場頗近,離開停車場就是登山口了,一個藍底白字的「加里山」就出現在眼前,其標示有泰雅族的風格。

  進入登山林道沒多久,就一頭栽進人工柳杉林中,這一段也被山友稱之為「水管路」,步道旁邊有多條水管,將風美溪的水引至鹿場部落。

  向前行不久,就會分歧出兩條路,一條通往哈堪尼山,一條通往加里山,走哈堪尼山另有路通加里山,難度更高、更富挑戰性,當然這兩座山都可以單攻,由於O型蹤走對自己來說太困難了,所以這次就沒爬哈堪尼山了。

 

  救援樁號第一號,如果發生山難,就可以即時告知山難的位置,以利救援人員搜尋。加里山雖然很安全,但仍有發生過山難,這些救援樁是由苗栗縣山難救援協會設立的。

  逐漸往下切,這裡偶有陡下的坡度,但是很少見,走來很舒適,自己很喜歡這一小段山路,就當作是在健行一樣,遠處逐漸可以聽到流水的聲音。

  下切至風美溪河谷,接下來要走過眼前的一大堆亂石,來到對岸的登山步道,前面的石頭上面寫著「佳里小橋」,需過橋通過河谷。

 

  佳里小橋是橫在亂石中小型橋樑,由簡易的鐵板及木樁、竹竿搭建而成的,並用繩索固定在石頭上,走在上面會有些許的晃動。

  過了佳里小橋,挑戰才真正要開始,映入眼簾的除了階梯之外,還是階梯,而且是一連串的階梯,許多人看到了這階梯,就打退堂鼓了。

 

  加里山登山步道的前段走起來有中之關越嶺古道的感覺,有數座木橋,走過第一座木橋後沒多久,一公里的里程標順利拿下。

  月桃,為薑科月桃屬,在加里山有大片的群落,其花為唇狀花,花期大致在端午節前,四月時登山花仍開得不理想。月桃為多功能植物,花可以用來觀賞;葉鞘質地堅硬,可以用來編織繩索;種子則可以入藥,以治嘔吐腹瀉。

  全緣鳳ㄚ蕨,一般對於蕨類的印象就是那一至四回的羽狀複葉,其實有許多品種的蕨類是單葉的。全緣鳳ㄚ蕨的葉子為二回羽狀複葉,羽片五至十片,分部在台灣中、南部中低海拔地區。此外,全緣鳳ㄚ蕨為鳳尾蕨科,和其相似種有華鳳ㄚ蕨及日本ㄚ蕨。

  在林地下看到一個不起眼的白點,以為是登山客所丟下來的垃圾,或樹蛙的卵泡,蹲下來兩邊的土趴開,才發現這是自己一直很期待找到的「水晶蘭」。水晶蘭並不是蘭花,而是鹿蹄草科的植物,全株為白色無葉綠素,必須吸收來自土壤的養分,也因為無葉綠素,無法行光合作用,也無法自行製造養分。

  和細尾冷水麻植物長在一起的台灣天南星,其實從登山步道起登開始,已經看到許多的台灣天南星了,不過都沒有看到開花。

  1.5公里里程標順利拿下,有山友在這裡發現馬鞭蘭及闊葉根節蘭,可惜這次登山的時間不對,已經錯過了花期,沒見到蘭花盛開的模樣。

  蓬萊天南星,可以和之前的台灣天南星相比較,可以發現蓬萊天南星的葉子明顯大了許多,而且也比較光滑。很多人對天南星科的植物是相當陌生的,但是其實天南星科植物很廣泛,舉凡大家熟悉的姑婆芋、山芋及常吃的芋頭,都是天南星科植物。

  觀音座蓮的孢子囊群,分部在孢子葉片的兩側,葉為二回羽狀複葉。觀音座蓮在台灣的中低海拔山區很常見,之前爬鵝公髻山時,也有紀錄這種蕨類。

  林道中發現的擬德氏雙蓋蕨,為蹄蓋蕨科雙蓋蕨屬雙蓋蕨群,在台灣中、高海拔可以見到,屬於大型蕨類。擬德氏雙蓋蕨的葉子為三角形,三回羽狀深裂,不過這棵已經被登山的山友所破壞,因此無法窺見全貌。

 

  昔日的加里山,除了是獵場也是林場,因此設有台車輕便鐵道,供伐木人員將砍下的木材運送下山,不過這條台車輕便軌道已經殘缺不全了。

  咬人貓並不是貓,而是植物,也是自己最喜歡、最感興趣的植物之一。咬人貓為薔薇目蕁麻科植物,最大特色為掌型葉,明顯的葉脈、鋸齒狀的葉緣及遍布於葉表、葉下及莖上長短粗細不一的細毛,使得外觀看起來格外猙獰,此外上下葉片會呈現十字交叉也是重要的特徵。咬人貓的焮毛內富含蟻酸,若不小心拂過,那又癢又痛的感覺會讓人印象深刻。自己曾經在溪頭銀杏園採摘咬人貓的葉片把玩,不小心手滑被刺到,從此再也不碰咬人貓了。咬人貓的相似種為蠍子草,兩者毒性皆為酸性,如果被刺到,可用尿液解毒,亦可用偏鹼性的姑婆芋解毒。咬人貓亦為食用植物,其嫩葉及莖在高溫煮過後,毒液被破壞即可食用。

 

  加里山步道的木製指標,此處為「Y」形叉路,可通往鹿場、加里山及大坪登山口,其中的大坪登山口,應是指蓬萊的登山口,不過自己對大坪登山口還挺陌生的。

  加里山多功能木屋位於加里山登山步道鹿場登山口起1.7公里處,以前為簡陋的伐木鐵皮屋工寮,現在已經拆除並改建成木屋,其實就是避難山屋。

  小屋內的陳列很簡單,裡面除了置物架外,其他空無一物,走進屋裡有陣陣的檜木香味。由於此木屋全為木造,所以不得在裡面野炊,以免發生火災。

  附有英文的遊客注意事項,裡面大致上寫著攀登加里山的注意事項,裡面大致內容為:一、禁止在小木屋內生火。二、雨季請勿登頂並儘速下山。三、備妥食物、水及登山用的裝備。四、往蓬萊大坪登山口4.5公里,邊坡不穩,需小心行走,並有接駁車接駁至蓬萊。五、維護步道設施並通知相關單位維修。

  加里山木屋也是第四號救援樁的設置地點,至於第二號及第三號救援樁,則位於大坪登山步道上,因此加里山登山步道至小木屋前,只能看到第一號及第四號。

 

  離開小木屋,繼續陡上,這邊的景觀已經不再是柳杉林了,進入了混合林中,而原本的木棧道路已經被突出的樹根林道所取代,小心步伐以免滑倒。

  這段路段實在漂亮,木棧道配合柳杉林的風景,和之前爬過的庫哈諾辛山很類似,佇足休息時,涼風徐徐吹來頗為舒適。

  當見到倒葉瘤足蕨時,表示身處的海拔已經不低了,進入到中海拔的範圍。倒葉瘤足蕨的營養葉大致呈現三角形,基部會向根部反轉。孢子葉的羽片具由葉緣反捲之假孢膜,成熟後會扭曲並佈滿孢子囊。

  二公里里程標順利拿下,覺得山中的里程標不是很準確,從一公里里程標走到兩公里里程標感覺走很久,後來在網路上面查詢相關資訊,也有山友反應了這個問題。

  救援樁號第五號,寫在救援樁號第五號上的鐵皮屋字樣,指的是加里山簡易工寮,也就是之前所提到的木造避難山屋。

  步道隨著山脊蜿蜒而上,最後會來到石縫間,這裡步道變緩和好走,往石壁上看去,有許多蕨類植物形成一個群落,像是常在石壁上看見的斷線蕨。斷線蕨為單葉蕨類,和一般印象中的羽狀複葉蕨類不一樣,其孢子囊為黑色,分佈在葉背,呈虛線狀排列。

  斜方複葉耳蕨,分佈在台灣的中、低海拔山區,台灣北部因為天氣較為濕冷,所以分佈的海拔高度會比南部地區稍低些。斜方複葉耳蕨的葉片葉緣有芒刺,葉背孢子囊呈腎形,成熟為黑色,未成熟為白色。

 

  膜蕨科植物,外觀很像苔蘚類植物,葉子很薄,對生長環境極為要求,喜歡生長在濕度幾近百分之百的地方,尤其多雲霧的地方更適合生長。

  台灣堇菜為堇菜科堇菜屬,為一年生草本植物,生長在海拔1400~2500公尺的山區,屬中、高海拔植物。花為淡紫色,內有紫色條紋,從外觀看起來有點像蝴蝶結。

 

  位在海拔一千九百公尺左右的第八號救援樁,高度與哈堪尼山等高,從登山口走到第八號救援樁,路程約2.3公里,耗時兩小時。

  加里山有一小段的山徑不是很明顯,單獨爬山時要特別注意,只要跟著登山隊的布條走,就不用擔心迷路。

  已經裂掉的九號救援樁,附近的岩壁有一葉蘭,不過在岩壁上找了一大圈,卻沒有找到一葉蘭,後來才知道錯過了花期。

  附在樹幹上的瓦葦,瓦葦為蕨類植物水龍骨科瓦葦屬,為單葉蕨類植物,台灣可以在中、低海拔的樹幹上或是岩壁上發現瓦葦。瓦葦的孢子囊位於孢子葉的葉背,葉緣與葉軸之間,並排列成線狀群集於葉片的上半段。

  從第九號救難樁開始,是路程較為辛苦的一段,在長達一公里的路程上,都必須在岩壁、陡坡上前進,而懸掛在石頭、樹幹上的白色繩索,也是此路段最常見的景像,建議爬加里山時,能攜帶一雙工作用厚手套,在拉繩上、下山時,手掌比較不會痛。

  加里山送給辛苦登山客的其中一份禮物-森氏杜鵑,在登山步道鹿場登山口起三公里處附近都可以看到,如果是花季前往,可以看到花海。

 
 

  看完了森氏杜鵑,前方的森林一片開闊,三角點到了,於是邁開步伐往前奔去,才發現原來只是一個假山頭,真正的三角點仍在遠方,假山頭及加里山三角點間,還有一個下切的鞍部要走,突然好想放棄。

  正當自己想放棄時,三公里的里程指標出現在眼前,於是咬緊牙關走完最後的一、二百公尺,不過最後的一小段,著實也不輕鬆,所以就沒有拍攝了。

  經過了三個小時的攀登,包含五分鐘的休息,總算是到達三角點了,加里山的三角點為一等三角點,然而並不是真正的山頂,而必須再循哈堪尼山往加里山林道續上爬三、四公尺的岩壁,才是真正的山頭。

 

  往遠處看去,一座尖尖的山頭爬地而起,有人說是馬拉邦山,但亦有人說是鳶嘴山,依山形來判斷,應該是鳶嘴山(位於台中縣東勢鄉),反正就是一座山。

  看了會讓人腿軟的路徑,這是直通哈堪尼山的陡坡,如果要完成哈堪尼山、加里山連走,就是從這裡上山的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